“江苏城乡弱势群体教育研究”子报告之四

农村劳动力转移的教育对策研究

邱建新  马成荣

 

  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从第四次人口普查以来,江苏人口城镇化进入快速发展期。在这十年中,全省市人口比1990年增加83.20%;镇人口比1990年增长188.69%;县人口比1990年减少19.79%,人口城镇化水平上升了19.91个百分点,仅次于上海(上升22.08%),比全国水平(上升9.86个百分点)高10.05个百分点。江苏人口城镇化水平达到41.49%,比全国高出5.40个百分点,一改长期以来城镇化水平低于全国的局面。(江苏省人口普查办公室:《江苏省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中国统计出版社2002年7月)。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总队:《1999年贫困县农村劳动力就业及文化素质状况》,《调研世界》。〖ZW)〗由于随之而来的是新一轮农村劳动力就业高峰,因此,江苏必须充分研究全省农村劳动力转移的特征,分析教育在劳动力转移过程中的作用,科学制定相关教育政策,这样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继续保持优势,切实有效地加速江苏的城市化进程,加快全省社会经济的发展,实现“十六大”所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

一、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与教育的关系密切

  1农村劳动力转移与受教育程度呈正相关
  在江苏省农村经济调查局所调查的全部农村劳动力中,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劳动力占35.6%;初中文化程度的占50.9%;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占13.4%。在转移劳动力中,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劳动力占18.9%;初中文化程度的劳动力占61.74%;高中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劳动力占19.36%。转移的劳动力的文化指数为8.98,比全部劳动力的文化指数高出1.01年。由此可见,转移出去的农村劳动力的文化构成明显高于农村整体劳动力的文化构成。
  在被调查的全部劳动力中,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劳动力占14.07%;在转移劳动力中,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劳动力占转移劳动力的30.39%,高出整体劳动力结构16.32个百分点,逐步呈现出的专业化特征,劳务输出人员素质不断提高。
  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与劳动力文化程度之间的关系还表明:文化程度越高的劳动力转移的人数越多。高中以上的农村劳动力转移率达59.1%,中专以上为76.8%,分别高于平均水平16.5和34.2个百分点。而文盲和半文盲的劳动力转移率只有13.5%,小学文化程度的劳动力转移率为28.2%,初中文化程度的劳动力转移率为49.2%。(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总队:《1999年贫困县农村劳动力就业及文化素质状况》,《调研世界》。)上述数据表明,教育有助于农村劳动力的转移。

  (二)转移出的劳动力的文化程度明显提高

表1 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文化程度构成抽样调查情况(单位:%)

文化程度 1998年 1999年 2000年
文盲、半文盲 1.32 0.55 0.90
小学程度 18.15 14.92 12.33
初中程度 59.74 63.26 67.26
高中程度 13.53 13.26 12.56
中专及以上程度 7.26 8.01 6.95

    资料来源:省统计局、省农林厅《2001年江苏农村统计年鉴》。

  1998年到2000年江苏转移出的农村劳动力中,小学及文盲、半文盲由19.47%下降到2000年的13.23%,下降了6.24个百分点;初中文化程度由59.74%上升到67.26%。上升了7.52个百分点;高中(含中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则由20.79%下降为19.51%,下降了1.28个百分点。我省转移出的劳动力的文化程度呈现出以初中文化水平为主,群体的整体文化程度有了明显提高的特征。

(三)农民受教育程度的高低与其经济收入呈正相关

  研究表明,农民文化素质的高低对收入的增加、农业科技的推广应用、农业劳动力转移等均有直接的影响。据调查,每输出一个农村劳动力,年净得现金收入5000元左右,相当于30个农民一年增收5%。外出一人,可以致富一家;外出一户,可以带动一村。另据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总队的调查研究发现,劳动力文化程度与家庭人均收入的高低密切相关。文盲半文盲的贫困发生率最高,达到了21.3%,而中专以上学历的劳动力贫困发生率只有7%—8%。从收入分组可以看出,文盲半文盲劳动力有一半的收入在1000元以下,收入在2000元以上的只有10%;小学文化程度的劳动力中有34—40%的收入在1000元以下,2000元以上组也只有15—18%;而具有中学文化程度的劳动力中只有少于三分之一的在1000元以下组,70%以上的分布在2000元以上组;具有中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劳动力分布在1000元以下组的只有17—21%,而80%分布在1000元—2000元以上组。由此可见,劳动力文化程度低是贫困发生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劳务输出已成为我省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民就业的重要方式,成为其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合理选择,成为当前农民增收的一个亮点。

(四)农村人力资源丰富,但人力资本匮乏

  江苏是全国的人口大省,农村劳动力资源极为丰富。据省农村经济调查局统计,到2000年底,江苏农村实有从业人2688.03万人,占农村总人口的52.2%,其中,男性从业人员1382.49万人,占从业人员的51.4%;女性从业人员1305.54万人,占48.6%,按全省农村1496.27万户农村户数计算,平均每户拥有从业人员1.79人,江苏成为继河南、四川、山东、湖南、安徽之后名列第六的农村劳动力大省。又据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江苏的城市化水平在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中,位居上海(88.31%)、北京(77.54%)、天津(71.99%)、广东(55.00%)、辽宁(54.24%)、黑龙江(51.54%)、吉林(49.68%)、浙江(48.67%)、内蒙古(42.68%)、福建(41.57%)之后,排第11位。而这与江苏社会经济总量位居全国之首的地位相比,又显得不大相称。按边际报酬递减原理,农村劳动力的“过密化”,即以密集的劳动投入为代价来换取农业经济的增长,是一种“没有发展的增长”。因此,农民的就业问题要远比城市下岗职工再就业问题严重得多。江苏农村社会内部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文化素质较低的剩余劳动力阶层的现实,将严重制约江苏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

二、顺利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的教育对策

  研究农村劳动力转移,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它与实现城市化发展战略的关系,与城乡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变革的关系,与“富民强省”,增加农民收入的关系。然而,若透过这层关联,从更深的层次来考察,则可发现在顺利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过程中,有一种因素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教育。农村劳动力的受教育程度不仅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同时也或显或隐地制约着其转移,在已经形成和必将继续推进的农村劳动力转移的浪潮中,教育的影响无疑是广泛而深刻的。因此,合理的教育对策选择也就具有了特别重要的作用。
  (一)转变传统的农村教育观念
  1农村教育指导思想的转变
  农村教育为经济建设服务应该具有两层含义:一是为发展农业经济服务,一是为发展非农经济服务。非农经济与农业经济是解决“三农”问题的双翼,它们相互制约、相互促进,农村教育为双重经济服务是辩证的统一,只有减少农民,才能富裕农民,只有充分发展非农业经济,才能带来农村商品经济的巨大发展。为了促进农业与非农业经济的协调发展,江苏农村教育应该确立一种新的功能观念,这就是为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而教。没有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不仅非农经济的发展无从实现,就是农业经济的发展也会遇到严重的障碍制约。所以坚持双重任务就是要在同时兼顾二者的前提下突出为社会经济建设培养合格劳动者这一中心。但要真正实现双重目标,农村教育就必须在继续切实抓好九年制义务教育,为高一级学校继续输送合格新生的同时,也要成功地为农村培养合格的劳动后备军,提高其文化素质,并在农村劳动力转移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
  2以终身教育为指导原则,以社区教育为载体
  实现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由乡土社会向城市化社会的跨越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省城市化的推进必然要求打破原有的人口管理模式,进行社区管理的创新。作为终身教育载体的社区教育,强调的是“人人均为学习之人”,强调教育对象的无歧视性,具有教育对象的全员性特征。这一反映国际化终身教育趋势是一种适合我省实情的有效模式。以社区为载体开展流动人口教育和培训,通过将流动人口教育与社区教育一体化,有利于打破长期以来由户籍制所造成的城乡分割的“教育二元”格局,使社区教育资源得到充分利用;有利于增强其社区意识和社区归属感,增强其对社区事业的投入和献身精神,融入城市社区;有利于解决长期以来教育和社会相脱离的弊端,把流动人口作为发展社区经济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部分,制定教育的社区无歧视政策,消除社会隔离。在教育目标、教育对象、教育资源、师资调配等方面把流动人口教育整合进社区的发展之中。
  (二)突出教育重点,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省农村区域差别大,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因此农村劳动力转移不仅有规模和速度上的差异,也有产业结构和技术层级上的不同,单一的人才规格和培养模式,难以适应社会的多样性需求,为此应构建多层次职成教网络。
  1优化设置培训专业和培训项目
  江苏省统计局、省农林厅组织的抽样调查结果表明,江苏农村劳动力以省内本土转移为主。1998年为91.55%,1999年为91.00%,2000年为87.05%。而省外及境外转移的比例虽有所扩大,但增幅不明显。1998、1999和2000年度移入省内县级以上城市的分别仅为17.90%、17.24%和20.19%。(江苏省人口普查办公室:《江苏省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中国统计出版社,2002年7月。)因此,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以省内县、市际转移为主,且主要流向为建制镇。这表明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是与在本省范围内“离土又离乡”与“进厂不进城”相伴随的。
  同时,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行业分布特征明显。

表1 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劳动力行业构成抽样调查情况(单位:%)

1998年
1999年
2000年
从事农业
0.74
2.02
0.83
从事工业
50.70
48.97
41.27
从事建筑业
17.51
18.34
19.30
从事交通运输业
5.20
5.18
5.58
从事商业饮食业
5.38
6.14
7.15
从事服务业
9.30
9.93
9.44
从事文教卫生
4.73
4.53
4.33
从事其他行业
6.44
4.62
12.10

    资料来源:省统计局、省农林厅《2001年江苏农村统计年鉴》。

  由上表可知,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行业主要分布在劳动密集型的工业、建筑业和服务业,结合其主要流向建制镇的现实,表明江苏省乡镇企业对农村劳动力转移具有的巨大吸纳能力。这要求我们在实施职业技术教育和岗位技能培训上,把流向相对集中的乡镇工业、建筑、交通运输和商饮服务等行业作为教育培训的重点行业。在此基础上,着力调整专业结构,大力发展工科类及建筑装饰、家政服务、旅游服务、社区服务等社会需求量较大的专业,加速培养农村急需的经营、管理、技术人才和致富带头人。与此同时,积极发动职成学校主动与劳务外派公司合作,建立境外劳务输出人员培训基地,参与国际劳务市场的分工。
  2注重开展农村实用技术培训
  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著名发展经济学家托达罗(M.P.Todaro)认为城市现代工业部门的扩张是不足以吸纳全部农业剩余劳动力的,不能只注重仅能接受总劳动力10—20%的现代工业的发展,还必须重视在经济发展中具有基础地位的农业部门。为此,他一方面建议取消一切人为造成的城乡收入差异的政策和措施,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发展农村经济,提高农业生产力,把农村剩余劳动力问题的解决同农村的发展结合起来。
  欠发达地区农村人口外流是农业进步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足条件,因为区域非均衡必然会导致劳动力资源的区域流动。农村人口外流也会带来外流地区农业的衰落,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其流动的频率和效率也较高。如果不注意调控,长期以往势必造成人才的区域分布不均衡,造成农村智力流失。从我省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规律来看,已经转移、正在转移和可能转移的农村劳动力,具有以男性为主,年轻力壮、文化层次相对较高的特点。对于我省的农业生产而言,他们是农村社会的主力军,是“必要劳动力”而非“剩余劳动力” ,这些必要劳动力的过度转移,必然会造成我省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出现老龄化、妇女化、没文化。这种状况极不利于农业的集约经营,更毋庸说和世界市场的竞争。学校通过各种形式参与农村双层经营过程中的高层服务,搞好产学研结合,直接把农科教结合提升到技术开发和经营管理的层次,使学校的服务功能拓展到产业和市场领域。
  3加强区域间职成教育的沟通和协调
  采取切实措施,扶持苏北地区的职成教发展,加快苏北农村劳动力转移步伐。苏北五市农村从业人员约占到全省的二分之一,其中直接从事农业产业的占67%,高出全省平均水平12个百分点,非农化程度仅为苏南的47%,苏中的65%,加上苏北职成教的发展水平又较低,苏北实施农村劳动力转移,所面临的任务更加艰巨,困难也最大。因此,充分发挥现有职业教育信息资源中心和各个学校网站的作用,通过建立人力资源库和劳动力市场信息库,加强就业信息的收集、开发和利用,定期发布信息,提高农村劳动力输出工作的信息化程度。广泛开辟省内外就业市场,进一步加大苏南、苏中面向苏北开展职成教“南北合作”,加大区域对口帮扶的力度,逐步扩大联合招生规模和合作的项目。苏南的一些职成校与苏北一些中学联合办学,将招生与招工相结合,低年级基础课在苏北完成,高年级到苏南接受专业技能教育,毕业后由苏南的职成校负责推荐就业。与此同时,支持发达地区和企业到苏北地区开展“订单”教育培训,提高针对性和实效性。

  (三)制定切实可行的教育政策

  1制定对教育的投入政策
  经济贫困的根源在于教育的贫困,长期以来我国教育投资在国民生产总值和财政支出中所占的比例一直很小,不仅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而且也低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农村基础教育除了经费匮乏,投入严重不足以外,投资结构也不合理,基础教育投入在教育投入中所占比重较低。从教育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人力资本对劳动生产率的影响往往存在着拐点,即他们对经济增长的边际影响在越过拐点后就可能呈现下降的趋势。结合这一现实,我们就应该寻找最佳的投资方向来获取最优的投资效果。例如,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加大对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的投入具有最为显著的边际效益。而在人力资本积累水平已经普遍较高的地区,高等教育则会有更高的边际效益。在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对于苏北地区的教育发展而言,把有限资金投放在生需成本较低的初、中等教育上,比用在生需成本高得多的高等教育上能带来更大的社会经济效益。为此,应通过制定对苏北地区倾斜的教育投入政策,来改善办学条件,提高师资队伍的整体素质,提高教学质量。我省农村成人教育的经费也应由人均0.2-0.25元提高到0.5-1元。此外,乡镇企业职工教育经费应参照《江苏省实施<职业教育法>办法》的规定,严格执行省政府“企业单位职工教育经费从职工工资总额1.5%提高到2-2.5%”的比例提取。
  2注重城乡之间社区教育政策的沟通
  孟德拉斯指出:“农民在工业化最快的国家中的消失,与其说是由于经济力量的作用,毋宁说是由于把并非为农业而制定的分析方法、立法措施和行政决策运用于农业。”([法]H·孟德拉斯:《农民的终结》,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1年,第6页。)我省自2003年5月1日起取消城镇户口和农业户口,实行按居住地登记户口,统称居民户口的做法,有利于打破长期以来城乡分割的局面。但如果改革户籍制度仅仅是为了方便“农业人口”的户口迁移,而农村教育、文化等却无法获得像城市那样大的投入,那么,把农业户口和城镇居民统称为“居民户口”,也只是从字面上消除了城乡差别,农民身份仍然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城乡差别就无法实质性地消除。因此,加强对农村劳动力转移的管理,重要的是实施制度的创新,解决其体制外生存现象。教育制度的创新必须把流动人口从体制外纳入到体制内,纳入到城市社会整体制度创新的框架中,增加他们对城市社会生活的参与。在建立健全我省城乡一体的劳动力市场体系的前提下,降低农村劳动力市场准入门槛,在城市全面实行劳动预备制度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变城市准入户口控制为文化技术知识控制,把职业学校毕业作为农村青年“城市准入"的重要条件,把岗位职业技能培训作为企业招工招聘的前提。制定城市教育向农村延伸、辐射的政策,在师资、经费上疏通与农村教育联系的渠道,弥补农村教育的不足,为实现农村劳动力顺利转移扫清政策上的障碍。针对劳动力异地转移过程中出现教育政策的“真空”或“盲区”,城市与农村的教育政策要协调、联动,在教育对象上堵住教育的死角和漏洞。

  (四)以实现农民向市民的转化为目的
  城市化不仅仅是农村人口向城市集聚,城市人口占全社会人口比例提高的过程,还应该是全社会人口逐步接受城市文化的过程。那种只有城市人口比例上升而没有人的价值观和文化提升的城市化是假城市化。城市化的过程是不断地对城市居民从文化素质、思维方式、生活方式、行为方式、价值观念等的全面改善和提高的过程,是一个由乡村社会、乡村文明逐步变为现代化城市社会和城市文明的过程。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礼俗社会,它有别于以契约联结起来的现代法治社会。这种“乡土性”是由几千年来人们的生活、劳作方式积淀而成的。但由乡村而城市,由农民而市民,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随着社会的发展,现代化、城市化进程将步入快车道,也需要人们不断地社会化才能适应社会的需求。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任何单一的、阶段性的教育都无法满足社会的需求,满足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要求,而必须把农村劳动力转移纳入终身教育的轨道,以实现农民的职业化、社会化,实现由农民向市民的转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