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与职业教育基地建设研究

江苏省教育厅职业教育与社会教育处  马斌

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与终身教育研究所  冯志军
 

  
  摘 要:江苏今后一段时期内面临着十分繁重的农村劳动力培训任务,整合现有的职业教育资源,统筹各方力量,加大投入,创新办学体制和运行机制,建设促进江苏劳动力转移的高水平、高质量职业教育基地,是职业教育服务“三农”、促进农民增收的重要环节,也是职业教育发展新的增长点。
  关键词:农村劳动力转移 职业教育 基地建设

  江苏有丰富的农村劳动力资源,这是江苏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财富。促进农村富余劳动力向城镇和非农产业有序转移,让更多的农民变成产业工人、变成新市民,改变农业劳动力与土地资源的低效配置,是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中的一般规律,也是江苏实现“富民强省”和“两个率先”的战略举措之一。整合现有的职业教育资源,统筹各方力量,加大投入,创新办学体制和运行机制,建设促进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的高水平、高质量职业教育基地,是职业教育服务“三农”、促进农民增收的重要环节,也是职业教育发展新的增长点。

一、江苏农村劳动力状况及其职业教育任务分析

  (一)自然状况
  1农村劳动力规模数量
  2000年江苏农村劳动适龄人口2577.67万人,占农村人口的61.11%。根据2000年对江苏人口及劳动力资源进行的预测(见表1),到2010年,全省农村劳动适龄人口达2741.32万人,比2000年增加163.65万人,十年共增长6.35%;平均每年增加16.37万人,年均增长0.62%。其中,2001-2007年农村劳动适龄人口逐年增加,平均每年增加27.22万人,平均每年增长1.02%。2005年,江苏现有农村劳动力达2665.48万人(江苏省农村经济调查局:《2005年上半年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简析》,2005年第22期。)

表1  农村劳动适龄人口变化(单位:万人)

年份
预测数
其中:当年新进入劳动适龄人口数
2001
2586.03
57.38
2002
2608.45
71.03
2003
2645.87
88.04
2004
2674.09
83.69
2005
2714.35
94.68
2006
2758.72
101.03
2007
2768.24
71.32
2008
2767.87
61.53
2009
2756.97
56.61
2010
2741.32
51.48

     资料来源:江苏省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江苏省人口预测资料汇编(2001-2050)
  2农村劳动力区域分布
  从表2可以看出,由于苏北地区工业化、城市化水平较低,2000年苏北地区农村劳动适龄人口占全省的50.20%,比苏北地区总人口占全省的比重高7.03个百分点。其中,徐州市农村劳动适龄人口最多,达340.93万人,占全省农村劳动适龄人口的13.23%;其次,盐城市为323.08万人,占12.53%。苏南地区农村劳动适龄人口在全省的比重较低,为25.00%,比苏南地区总人口占全省的比重低8.71个百分点。

表2  2000年总人口及农村劳动适龄人口分布(单位:万人,%)

地区 农村劳动适龄人口 各市总人口比重 比重比较
人口数 比重
全省 2577.67 100 100 -
苏南地区 644.54 25.00 33.71 -8.71
南京 111.08 4.31 8.39 -4.08
无锡 139.17 5.40 6.96 -1.56
常州 111.47 4.32 5.17 -0.85
苏州 191.12 7.41 9.30 -1.89
镇江 91.69 3.56 3.89 -0.33
苏中地区 639.13 24.80 23.12 1.68
南通 295.78 11.47 10.29 1.18
扬州 166.82 6.47 6.28 0.19
泰州 176.54 6.85 6.55 0.30
苏北地区 1293.99 50.20 43.17 7.03
徐州 340.93 13.23 12.20 1.03
连云港 189.98 7.37 6.26 1.11
淮安 220.10 8.54 6.90 1.64
盐城 323.08 12.53 10.88 1.65
宿迁 219.91 8.53 6.93 1.60

    资料来源:江苏省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
   3农村劳动力年龄结构
  从表3可以看出:江苏农村劳动适龄人口中,16-29岁的人口偏少,占劳动适龄人口的比重仅为25.94%。35-39岁人口最多,占15.80%,30-34岁占14.03%,两者之和接近30%。40岁及以上人口依然众多,占44.23%,这部分人口年龄大、受教育程度低、没有技术特长,缺乏市场竞争优势,就业的难度相对较大,成为劳动就业的困难群体。总体来看,全省农村劳动力年龄结构表现出青年人口比重较低、中年人口比重偏大的特点。

表3  农村劳动适龄人口年龄结构(单位:万人,%,岁)

年龄组
2003
2000
比重变化
人数
比重
人数
比重
16-19
195.83
8.33
203.97
7.91
+0.42
20-24
192.20
8.17
250.79
9.73
-1.56
25-29
222.13
9.44
323.59
12.55
-3.11
30-34
330.10
14.03
449.14
17.42
-3.39
35-39
371.79
15.80
363.62
14.11
+1.69
40-44
267.45
11.37
284.78
11.05
+0.32
45-49
333.09
14.16
340.48
13.21
+0.95
50-54
310.21
13.19
257.82
10.00
+3.19
55-59
129.56
5.51
103.47
4.01
+1.50
平均年龄岁
38.02
36.54
+1.48
年龄中位数
37.46
35.05
+2.41

     资料来源:江苏省2000年人口普查资料、根据2003年人口变动情况抽样调查资料推算

  (二)素质状况
  1农村劳动力的文化素质和职业技能水平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义务教育的普及,职业教育的广泛开展,江苏人口文化素质得到较快提高。但农村人口的受教育程度依然不高,2000年全省农村就业人口中,未上过学和只上过扫盲班的占8.00%,受小学教育的占34.90%,受初中教育的占47.51%,受高中教育的占7.66%,受中专教育的占1.24%,受大专及以上教育的占0.69%,平均受教育年限为7.54年,不足初中二年级的时间,总体来说,江苏农村劳动力资源仍然是一个“知识贫困”的群体。即使具有初、高中文化程度的劳动力,多数缺少就业必需的技术、技能,近几年转移出来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前培训率仅为20%(江苏省教育厅:《关于江苏教育的整体规划与全省经济和社会协调》,http://www.edufair.com.cn/cn/news/20050715b.asp)。农村劳动力文化素质和技术素质较低,是影响农村劳动力转移及农民致富的重要因素。

  早在1975年日本农业劳动力平均受教育时间为11.7年,大体相当于高中毕业程度;荷兰农民大部分是高级中等专业农校毕业水平,而且每年还有将近20%的从业农民进入各类职业技术教育学校,接受专业性的继续教育;法国7%以上的农民具有大学文凭,60%的青年农民具有中专水平;德国7%的农民具有大学文凭,53%的农民受过2-3年的职业培训;日本农民中大学毕业的占5.9%,高中毕业的占74.8%,初中毕业的占19.4%,而我省农村就业人员中42.9%还是小学文化程度甚至文盲。

  2农村劳动力的实践能力和创业能力
  农村人口文化素质较低和职业技能缺乏,造成绝大多数农民对新知识和新技能的接受能力不高,科技素养较低,不能适应新的设备和生产工艺。有些新技术,由于农民科技素质不高、掌握不了技术要领而难以全面推广,难以转化为生产力,新技术优势得不到充分的发掘。
  江苏农民转移后的创新意识和创业意识普遍不强,以浙江农民为比较对象,对比表4所提供的江、浙两地农村劳动力转移后所从事行业分布数据,可以看出,江苏居前三位的分别为:工业占35.87%,建筑业占28.25%,服务业占14.8%;而浙江分别为:工业占40.72%,服务业占19.33%,商业饮食业占13.14%。浙江经商和从事服务业的人数比重明显高于江苏,浙江农村劳动力转移后的商业意识、创业意识强于江苏。

表4  2000年转移劳动力行业分布(单位:%)

  农业 工业 建筑业 交通运输 商业饮食 服务业 其他行业
江苏 2.02 35.87 28.25 4.93 5.61 14.80 8.52
浙江 1.55 40.72 11.08 3.61 13.14 19.33 10.57

    资料来源:江苏省人口普查办公室编:《跨越世纪的挑战》,2003年版,第226页

  (三)职业教育与培训任务
  未来十年是江苏农村劳动力过剩数量最大的时期。目前,江苏农村剩余劳动力900万人左右,剩余率约为34%(该数据是依据我省农村劳动力基数,运用“理论测算法”和“社会平均测算法”两种估算方法进行估算,并对估算结果加以分析和均衡得出。)。除去已转移劳动力,江苏还有560万人需要转移(江苏省农村经济调查局:《2005年上半年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简析》,2005年第22期。)。据测算,如果到2010年江苏城市化水平达55%,那么平均每年需要转移农村劳动力人口50-70万(江苏省教育厅:《关于江苏教育的整体规划与全省经济和社会协调》,http://www.edufair.com.cn/cn/news/20050715b.asp)。2005年上半年,全省新转移农村劳动力达39.81万人(江苏省农村经济调查局:《2005年上半年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情况简析》,2005年第22期。)。
  2004年到2007年,江苏确定要培训农村劳动力500万人(周稽裘:《加大实施力度完成农村新增劳动力转移培训任务》,《职教通讯》,2004年第8期。)。江苏省教育厅制定的《2004——2007年全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的目标任务》,提出了重点推广“两后双百”工程(即对未能升学的初高中返乡毕业生100%接受职业培训,适龄学员100%推荐就业),到2007年,江苏要完成培训并转移输出“两后”毕业生100万人的明确目标任务。同时,加上数量庞大的文化素质较低、年龄结构老化、地域分散不均的农村富余劳动力需要培训,江苏今后一段时期内农村劳动力培训任务十分繁重。

  据有关资料,调查前一年内参加过培训的比例,芬兰为46%(1990年),美国为38%(1991年),瑞士为38%(1993年),挪威为37%(1991年),瑞典为36%(1993年),加拿大为30%(1991年),法国为27%(1992年),德国为27%(1991年)。韩国从70年代起,实行在职技术培训制度,规定拥有200人以上的企业必须设立职业培训班,对15%的职工进行强制性职业再培训。(江苏省人口普查办公室编:《跨越世纪的挑战》,2003年版,第225页。)


二、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建设状况分析

  (一)现状盘点
  1职业学校发展状况
  1996年起,江苏省开展了两轮职业教育专业现代化建设,形成了一批优良的职业教育资源。目前,江苏职业教育的基本状况可概括为三点:一是有一批重点学校。全省673所中等职业学校中省级以上重点中等职业学校218所,占职业学校总数的1/3,吸纳了全省近2/3的职校在校生。有124所学校经教育部审核认定为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96所学校评定为省合格职教中心。二是有一批示范专业。截至2004年底,全省完成24个五年制高职示范专业、191个中等职业教育示范专业的建设。据统计,191个中职示范专业教学设备总值达5.73亿元,校均300多万元。三是有优秀的职教师资队伍。几年来通过人才引进和学历进修,江苏省内职业学校专任教师的本科合格率由1996年的29.4%提高到2004年的72.4%,通过江苏省职业学校教师“四新”培训、省级骨干教师培训、教师出国培训以及教师企业实践等形式,培训教师达1.5万人次,教师的整体素质得到很大提高。
  2职业教育实训基地建设状况
  2004年开始,江苏省财政每年安排1亿元,在数控技术应用、汽车维修技术、计算机应用与软件技术、电工电子与自动化、建筑技术、纺织服装、医药、现代化工、现代农业、现代物流、商贸服务等主要专业领域,重点建设170个左右规模较大、国内水平一流、资源共享,起示范作用的职业教育实训基地,其中高等职业教育实训基地50个,中等职业教育实训基地120个,江苏职业教育资源的质量得到新一轮的大幅度提升。
  3农村成人教育与培训机构发展状况
  乡镇成人教育中心校是我省农村成人教育和职业培训的主体。从表4中可以看出,江苏1442所乡镇成人教育中心校均匀分布于全省各地,学校的占地面积、建筑面积、教学仪器、图书资料等基础状况较为完好,尽管经费投入明显不足,培训设施与设备短缺,培训条件简陋,但历年的经费总投入较为可观,达到16.2亿,存留下来一批总量较为庞大的固定资产。另外,江苏乡镇成人教育中心校有一支比较固定的近7千人的专职人员和教师队伍,以及两万多人的兼职教师队伍。总体来看,虽然历经乡镇撤并和农村教育财政体制改革,但经过长期建设和多年的不断投入,江苏形成了较为完好的农村成人教育资源和比较固定的教师队伍,成为当前开展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工作的重要基础条件。

表4  江苏省乡镇成人教育中心校情况统计表(2001年12月)

  学校数 占地面积
(亩)
建筑面积
(万平米)
教学仪器
(件)
图书资料
(万册)
干部、教师 兼职教师 经费总投入
(万元)
南京 84 473.01 8 9629 20 327 1142 4812.96
无锡 97 1219.3 24.5 9136 39.2 772 1938 24921
徐州 129 1107 20 12562 30 948 3144 18141
常州 78 494.01 9.32 3421 24.5 304 1333 7757.74
苏州 127 2290.1 25.4 11371 40.5 772 1263 52794.5
南通 174 1148 24.5 7893 31.5 506 3394 12775.1
连云港 93 7314 8.02 3868 22.3 429 875 5595
淮安 118 714.84 5.52 4305 16.6 476 1242 3667.45
盐城 141 1008.5 12.3 8734 32.6 615 2077 7981
扬州 105 591.9 9.44 3278 14.6 382 1548 5965
镇江 78 624 12.7 2767 25.8 306 892 10738.6
宿迁 119 838.87 7.12 3097 17.2 612 862 3140.84
泰州 99 353.91 6.47 1247 17 346 1172 4210.66
合计 1442 18177 173.29 81308 331.8 6795 20882 162501

    资料来源:2001年江苏省“5112”教育富民工程年度统计资料
  (二)主要问题
  面对江苏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以及创建学习型社会和构建和谐江苏的新目标,针对把江苏建成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优势产业为支撑、特色产业相配套的先进的国际制造业基地的新要求,从科学发展观的高度上去审视,江苏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工作还存在着很多问题,从而总体上表现为培训能力不强、培训质量和水平还不高,需要我们加以分析和解决。
  1承担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的载体不健全,不能形成高效的职业培训网络
  一是承担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的主体不明确,引领和示范作用不强。长期以来产生的分散的、随机性的学校个体办学格局,未能形成一批有效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的高水平、高质量职业教育基地和培训骨干学校,不能通过基地的服务功能和辐射作用,形成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工作的核心力量和重要支撑条件。
  二是各级职业培训机构沟通和联系不够,实行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三教统筹”不完全,职业学校和成人培训机构的横向沟通不充分,职业教育资源整合尚未取得新突破,职业学校和农村成人学校的综合功能难以发挥。
  三是职业培训机构和就业指导服务部门的联系不够紧密,还没有形成完备的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和输出信息平台,同时,未能立足于城乡统筹的大格局,全面协调和对接农村劳动力培训和城市进城务工人员教育培训,实现“一条龙”培训服务,拓展受训人员的就业通道。
  2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的经费投入不足,专职教师队伍不稳定
  2002年,江苏依据国务院召开的全国职教工作会议精神,开通了把农村成人教育经费纳入县财政,并把标准从当时的每一农业人口0.2元提高到0.5元的政策,但该政策没有得到完全落实,经费短缺现象普遍存在,农村成人学校的基础建设跟不上要求。同时,尽管江苏各地基本保留了每个乡镇成人教育专职人员2—3人的编制,但由于有的地方对农村成人教育事业的重视程度不够,农村成人教育专职人员和教师的待遇普遍较低,人员队伍不稳定问题突出。
  3各级职业培训机构的内涵建设不够,培训能力不强
  一是培训的针对性和实践性不强,专业和课程设置没有紧跟市场需求,教学内容陈旧,课程结构不够科学,培训项目单一,未能充分运用“订单式”培训方式,校企合作办学不够全面,不能最大限度地开发技能实践场地,实现培训方式和生产方式的对接。
  二是对职业能力和职业资格证书教育重视不够,不适应新兴行业、产业和技术对技能型职业人才的要求,导致受训人员的就业竞争力不强,存在培训转移出去人员的回乡返流现象。
  三是弹性学制的推行力度不大,不能全面实行灵活的教学和学籍管理制度,不能完全放开入学时间,未能广泛推行工学交替、半工半读等学习制度。

三、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模式构建

  加快建设多功能、高质量的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形成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工作的核心力量和重要支撑条件,并发挥基地的服务功能和辐射作用,统筹和整合各种培训力量,形成群体效应,是提高江苏农村劳动力培训的质量和水平,更好地服务农村劳动力转移工作的重要举措和关键环节。
  (一)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建设的原则要求
  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模式构建应坚持以下原则:
  一是综合性。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应综合利用基地内外的教学资源和社会资源,尽可能地发挥包括职业技能培训、技能鉴定、择业咨询和就业中介服务等多种功能。
  二是整合性。要以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为核心,通过优化重组或多样化的合作方式,统筹区域内多渠道、多形式的职业教育资源和培训力量,形成培训合力。
  三是实用性。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要提高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适合农村转移劳动力的学习特点和学习需求,适应用工企业对农村劳动力职业技能的要求。
  四是开放性。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建设要破除行业、区域的割裂状况,面向行业、企业和社会乃至国际劳务市场,形成与产业社会良好的沟通渠道。
  (二)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模式构建
  1职业学校功能拓展型
  ——按区域建立以县职教中心为龙头、乡镇成人教育中心校为主体、各类培训机构为补充的农村劳动力转移的培训共同体,发挥各自的优势,改变传统的小而全、功能单一的弊端,实现区域职业教育资源的多功能、综合化。
  ——县职教中心负责提供培训项目方案、课程计划、专业师资力量、核心培训模块以及实习设备、场地,对培训质量进行评估和监控,引导各类培训机构开展各具特色的职业培训;乡镇成人教育中心校重点负责培训的宣传发动、组织、经费的筹措和信息收集等,并因地制宜地利用当地的物质条件和教学资源,开展特色性的短期培训。
  ——县职教中心和农村职业学校要坚持学历教育和培训并举,拓展培训功能,积极推行“日校加夜校”,努力实现“一校办两校”,不断寻求灵活多样的培训方式,增强职业教育对农村劳动力培训的效能。
  ——县级职业教育实训中心及校内的实训基地要向全社会劳动力转移培训机构开放,制定资源开放和共享方案,实行设备共用、师资互聘,加大基础建设和内涵建设,建立现代化、多功能的公共实训基地。
  2社会资源整合型
  ——在保持组织、宣传、人事、劳动、农林、科技、计生等政府部门培训力量的各自培训特色的同时,进行跨部门、跨行业的教学资源整合,按照共建共享、互促互补的原则协同建立地方性的非学历教育培训体系,放大社会资源对农村劳动力培训的功效。
  ——发挥民办教育贴近市场、机制灵活和运行高效的特点,调动民间资本和国外资金兴办职业教育培训基地的积极性,通过合作、注资和参股等多种投资形式,允许获得合理回报,尝试公有民办、民办公助和股份制等办学形式,通过盘活闲置或运作困难的农村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培训资源,或新建民办机制的职业学校或非学历培训机构,增添农村劳动力职业教育基地的办学活力。
  3中介服务型
  ——以专业化的劳动服务中介机构为依托,根据就业信息情况,结合当地劳动力资源状况,制定和发布用工和培训工种信息,吸引农村富余劳动力有针对性地参加培训,同时,把就业市场融合到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中,构建培训与就业信息对接平台。
  ——职业学校和培训机构兴办非营利性劳动服务中介机构,通过就业市场调研,进行劳务信息发布、职业介绍、用工政策咨询等服务,以就业市场需求引领职业培训方向,有针对性地制定短期速成的培训计划,并根据市场用人情况确定灵活的学习制度,构建培训与就业相贯通的便捷通道。
  4企业本位型
  ——依托规模大、技术强、管理先进的企业,扩大“订单式”培训,建立稳定的校外实习基地,让学习者接触到先进的生产操作、工艺流程,提高实践能力,并承担职业教育基地教师的一线顶岗锻炼,提高培训人员的专业素质和实践教学能力,形成产教结合基地。
  ——引进现代学徒制度,结合半工半读、工学交替、短期培训等形式,让学习者有更多的时间在企业接受培训,提高岗位职业能力,在为企业创造效益的同时,还可以享受学徒工资,减轻学习者的学习负担。

四、职业教育基地建设的政策支持

  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建设,需要强有力的政策支持。
  (一)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统筹协调各种力量,形成促进职业教育基地发展的工作合力
  一是把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作为职业教育和培训机构服务“三农”、促进农民增收的最大工程来抓,各有关部门在主动承担其自身职责的同时,打破条块分割式的管理体制,真正形成统一领导、分工协作、部门联合、齐抓共管的局面。二是政府要把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建设纳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框架之中。政府在制定重大经济政策、社会政策、教育政策和就业政策中要优先考虑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与培训工作,协调和解决有关的宏观政策问题,制定当地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的职业教育基地建设总体规划。三是建立市、县两级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联席会议制度,成立“教育主管部门为主导,劳动部门相配合,相关部门齐参与”的县级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协调指导中心,以县职教中心为核心力量,搭建多种培训力量的合作平台,促进职业学校、农村成人教育机构、部门培训机构、行业企业、中介组织和民间机构的联系和合作,形成各有重点、分类开展、分工合作的培训协调机制。
  (二)明晰政府、教育、企业、个人的经费分担责任,多渠道筹措基地建设经费
  一是政府投入。省市县三级财政应安排专项经费,用于对职业教育基地建设的资助。在大力实施技能型紧缺人才培养培训工程和职业教育扶贫助学工程的同时,要尽快启动以农村成人教育基地为载体的“现代农民教育工程”。制定对农村劳动力转移职业教育基地提供资助的具体标准,向符合条件的申请机构并根据其所承办的教育培训项目提供专项经费支持。有关职业院校要安排专项经费用于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工作。完善各级农村成人教育机构专职人员的编制和待遇问题,对工作突出的机构和个人进行奖励。
  二是企业支持。要通过与企业联合共建等方式,积极吸引社会资金参与基地建设。通过主动服务社会,积极争取社会和企业对实训基地建设的经费支持。采取“订单培训”的企业应提供一定的费用,或为其所录用的人员接受职业教育与培训提供设备和实践条件。录用较多的或与培训机构建立长期用人合同的企业,应为培训机构的基础建设提供经费,或购置符合教学要求的设备。企业提供的经费和设备可以在国家规定提取的教育培训经费中开支。
  三是个人分摊。要兼顾有关培训成本和转移人员实际承受能力,合理确定个人承担的课程或学分收费标准;对采取“订单培训”的,可采取先参加培训、后从就业获取的劳动报酬中逐月返还的办法进行;对于家庭经济困难的学员,可通过设立助学金或酌情减免收费等形式予以资助;对于品学兼优的人员,应以奖学金等形式予以奖励。
四是社会捐赠。可通过设立社会捐赠账户和捐赠热线,争取社会各界和国际组织的经费支持。
  (三)坚持统筹规划,实现资源共享,建设高水平、高质量的职业教育基地
  一是统筹规划苏南、苏中、苏北职业教育基地建设,紧密结合全省和所在地区支柱产业、新兴产业和特色产业的发展,重点规划县级基地建设项目。在确立县级职教中心作为农村新增劳动力培训基地的同时,把培训重心下移到乡镇,在发挥现有的农村教育培训资源作用的基础上,重点改造和完善一批乡镇成人教育中心校,大力扶持和培育农村劳动力培训示范基地建设,形成优势专业和特色工种,创立农村劳动力培训和就业品牌。
  二是利用多样化办学资源,加强多形式合作办学,构建高效的农村劳动力培训和转移网络。通过南北之间、城乡之间、校校之间和校企之间的协作办学,鼓励民间资本和各种职业介绍机构通过独立举办培训机构或合作办学的形式参与职业教育基地建设,推行职业培训、职业指导、用工信息、职业介绍的系列化服务,实行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和就业的市场化、规模化和一体化运作,提高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实现培训转移后的高质量就业。
  三是职业教育基地应在区域范围内,向职业教育、劳动力培训、企业技术改造和技术创新全面开放,最大限度地实现资源共享。在职业教育基地建设中,要统筹和综合利用人才、资金和技术资源,充分发挥基地的系统功能和作用,提高实训基地资源使用频率和效益,使之成为校企合作的载体、产学研结合的平台,提高基地建设投资效益。要加大基地管理的自主权,通过建立各种联盟,实现互补互助,通过与企业建立深层次的合作关系,建立双方联合科研与培训平台,拓宽实训设备的来源渠道,合作建设高水平基地。
  (四)适应农村劳动力转移需要,创新职业教育基地办学机制,增强办学活力
  1制定灵活的学习管理制度,为农村劳动力转移人员的学习提供便利。
   教育行政部门应为农村劳动力转移人员连续入学、退学和再入学提供便利政策,取消在年龄、户籍、就业等方面的限制,在招生注册、学籍管理、考试考核、学生转专业和转学校以及毕(结)业证书发放等方面增大灵活性。建立与学分制改革相适应的教育评价、认证和质量监控机制,按照教育部颁发的《教育管理信息化标准》,开发或引进经相关部门评测、符合标准的职业学校学分制教学管理软件,为实施学分制提供技术支持,提升教学管理的科学性和先进性。
  2推进职业教育基地的教学改革,提高办学质量和水平。
   根据国家职业资格证书的标准和要求以及行业企业提出的岗位能力目标,突出职业岗位需要,结合农村转移人员实际生活、学习能力以及企业需求,有针对性地设置专业和培训项目,构建真实或仿真的职业环境,使各类课程的教学内容突出功能性和实用性特点。制定促进农村转移人员提高职业实践能力的评价标准和评价制度,推动职业学校和培训机构建立以职业能力为核心的课程教学体系。
  3建立和完善职业资格证书与学历证书相互衔接的培训教学制度。
   为应对江苏外向型经济加速发展过程中,国际化的职业能力、职业资格以及质量管理标准对进城务工人员提出的新挑战,必须在农村转移劳动力培训中将学历证书教育、职业资格证书教育和企业认证证书教育进行整合,建立全省统一的职业技能认证制度,包括课程的认可、课程之间的学分转换、培训举办者的注册登记和能力评价等,克服以往职业教育和培训中的学历教育与职业资格证书教育之间缺乏统一性、通用性和认可标准不一致的弊端,为教育与社会的沟通以及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衔接提供制度保障。